矢志不渝———吾之漫漫教学路(二)
发布人:谷宗藩  发布时间:2015-04-09   来源:校友网  浏览次数:18

   暑假期间,李瑞芬,刘士显回天津老家看家,彭辉云回湖南,我陪唐云孟回青岛看她母亲。我俩途经徐州转车,在我二姑妈家住一宿,并在徐州云龙山公园拍照留念。她母亲独自一人在青岛栖霞路居住,靠近海边。青岛这个海滨城市,风景很美。我俩游玩了栈桥、鲁迅公园、水族馆,并在海水浴场洗了一次海水澡。因我要提前返校,她妈妈特别包了鲨鱼饺子送别。
  1951年下半年,学校开展政治运动“三反五反”运动,并让大家座谈讨论,还有“上山下乡”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,报名参加土改工作。我被抽调参加长沙市组织的土改工作队。交待好工作后,并向唐云孟、李瑞芬等告别,随工作队赴湘西山区农村。回忆当时住在贫下中农家里,老夫妻两人和一个十几岁的儿子,吃上顿没下顿,儿子身体很弱,经常咳嗽,没钱医治。没有想到山区农村如此贫困,经过一段土改工作,参加批斗地主大会,深受教育。1952年上半年,土改工作告一段落。返校后,寄生虫学教研组又增加刘多、唐铁夫、廖祖荫等助教。李瑞芬告诉我,唐云孟调回青岛山东大学医学院解剖学教研组工作,为了照顾她妈妈。
  土改回来后查体,发现我患侵润性肺结核,有传染性,要马上休息。晴天霹雳,一个人在宿舍里,心情忧郁。不知如何是好。这时医院幼儿园的女老师看我不上班来宿舍看我。原来她常带小朋友在求真舍附近院内做游戏,平时没有注意。我告诉她我患肺结核有传染性。她说不怕,我丈夫在市立医院当大夫,我家住在医院里常接触病人,你一个人没有人照顾怪可怜,我有空常来看你。从此她经常从家里带饭,有时替我在食堂打饭。有一次她带来三十多个咸鸭蛋,她说娘家在郊区农村,自家养鸭子。不知不觉两个月过去了,从不知到相识,成为我救苦救难的活菩萨,她叫帅兰芝,丈夫是外科医生,有一小女儿,湖南人。
  时近暑假,心情好了,病情也好多了,这时接到青岛来信。原来唐云孟听说我患肺结核,没有特效药,只有休息养病,她建议我去青岛疗养,同事们也说青岛气候好有利养病。我没敢告诉帅老师,她知道后,口中说青岛是个疗养的好地方,说着说着眼圈就红了。
  我请了病假,带着每月三十元工资,于六月初赴青岛。途经济南换胶济线火车时想起柳梅同学,约她在车站见面,她高中毕业了正准备高考。报考上海纺织学院,匆匆话别祝她成功。车到青岛,唐云孟接站。住在莱阳路五号山东大学宿舍,面临大海,院内中央有二层楼高洋房,左右各有平房三间,唐云孟母女和一个八九岁小弟弟住在楼上。20多平方大房间和大约30平方半地下室(窗户在地面上)。因青岛市区很少有出租房而且房租价高。暂时住在一起。我总感到心中不安,给人家增加麻烦,又加上旅途劳累,身觉不适,遂去山大医院就医,由内科结核病专家马瑞珍大夫诊治。经X光检查后,给我开一般感冒药,让我在家卧床休息,少活动。云孟妈妈很慈祥,对我也很好,让我安心养病,并为我雇保姆照顾我。唐云孟在解剖教研室课时多又是新专业,工作很累,她的同事都认为我是她的男朋友。光阴匆匆,不觉两个多月过去了,有一天她妈妈对我说:“你们俩结婚吧,结婚后好照顾。”我说:“我有病对不起她,你问问她吧。”
  1952年8月23日,秋高气爽,风和日丽,我俩领回结婚证,并于8月24日在青岛咖啡馆音乐厅举行结婚仪式。没有婚纱,没有照相,解剖教研室和寄生虫学教研室老师王扈祥,陆光庭,叶衍之等参加舞会庆祝。并在红绸布上签名留念。结婚后心情好,安心养病。由于妈妈精心照料,还有保姆帮忙,三天两头吃鸡吃鱼,饭食丰盛,胃口也好,云孟经常借来报纸和小说等精神食粮。岁月匆匆,恍如梦境,到了1953年春季,复查结果病灶钙化了,马瑞珍大夫说可以工作了但不要太累。四月上旬的一天,春暖花开,话别妈妈和云孟,前往长沙湘雅医学院办理调离事宜。湘雅医学院是我教书生涯的开局之地,虽然只走过数个春夏秋冬,陈国杰教授对我的爱护和信任,使我熟悉了业务,提高了业务水平。提起陈祜鑫副教授,想起我俩在洞庭湖边小渔船上日日夜夜。同事们和老校友之间的欢乐,朋友们和帅老师的无私帮助,面临即将分别,心里有说不完的不舍和太多的留念。

 

新闻公告
校友新闻
活动公告
校友会
校友公告
校友捐赠
捐赠动态
捐赠公告
潍医影像

微信公众号

新浪微博